居间知识直达:期货居间最低要求 | 如何做居间人? | 安徽期货居间 | 手续费对居间人影响 | 原油期货 | 原油现货期货 | 国内原油期货|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杂文 感想

好利来公司和罗红的故事,看完佩服

时间:2019-03-04 16:54:29  来源:  作者:  已被阅读:

 世界500强“骗”了罗红hFi其月货居间人

好利来 企业于1992年9月在兰州诞生,后总部迁到北京。现为拥有上亿元固定资产,七千多名员工,及北京好利来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好利来工贸有限公司、北京好利来商贸有限公司等三家控股公司的大型食品专营连锁企业集团,创始人及现任CEO为著名摄影人罗红。
经过多年努力,好利来企业现已发展成为生产经营蛋糕、面包、西点、中点、咖啡饮料、月饼、汤圆、粽子等产品为主,拥有分布于全国80多个大中型城市的近千家直营连锁店,北京、天津、沈阳三座国内一流的大型现代化食品工业园,上万名高素质员工的国内焙烤行业领军企业。
核心业务由两大部分组成:
1.饼店连锁系统:以连锁店的形式,主营生日蛋糕、西点、中点、面包等产品。截止到去年,已在全国八十多个大中城市开设了近千家连锁店,
建立了庞大的连锁经营体系。
2. 包装食品制造系统:主营产品为好利来品牌月饼其他包装食品。在北京和沈阳建有大型现代化食品工厂。两个食品工厂的生产厂房均按照国际制药行业的GMP标准设计,采用全封闭式空调净化系统,使空气净化指数达10万级,与此同时拥有国内最先进的进口生产线,科学的生产流程与严格的品质控制系统,是国内食品企业的标志性工厂。2002年,沈阳又在兴建3万多平米的大型食品工业园,设计的年生产能力达50亿元。
 1998年,好利来仅在沈阳就开了30家店,全国快40家了。罗红突然有些害怕——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创业者,做一两家店可以,但到了这个规模就完全力不从心了。虽然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但解决问题的速度永远跟不上问题产生的频率。
     那段时间他几乎成了超人,“没时间”成为口头禅。两个手机,两个座机,响个不停的电话……可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超人,罗红也是血肉之躯,一天也需要吃三顿饭睡八小时。压力像雪球越滚越大,紧绷着的弦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
     “没时间!”当一家美国奶油企业找到罗红谈供应合作的时候,他照例不耐烦地这样打发人家。要知道,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世界500强,美国著名的奶油大王啊。这家叫维益的奶油企业,创始人跟福特一个辈份,他从中国的豆花里得到启发,发明了植物奶油,不容易变质,其专利受美国政府保护40年,是全球最大的奶油供应商。
     听说有个叫好利来的企业在中国开蛋糕店开得很火,维益老人很快派人来找罗红。说实话,罗红那时对他们的奶油并没有多大兴趣,其成本又比黄油贵很多,他担心顾客不会接受。还有一个原因,他告诉记者,那时企业的效益已经让他很舒适了,人很难在舒适的环境里求改变。
     于是,罗红大大咧咧地对来人说:“我是好利来总裁,你们要谈,也请你们的总裁来!”这只是他用来拒绝对方的荒谬借口,要知道对方可是世界500强公司,而他只不过在中国开了40个卖蛋糕的小店而已。
     谁能想到,不久,维益老人居然真的坐着自己的专机来了。此举把罗红吓了一大跳,一天光停机费就要10万人民币啊。老人看了罗红的蛋糕和店,也觉得很美,夸奖说在美国都少见。“小伙子,你的梦想是开多少家店?”维益问他。“至少1000家!”罗红不经思索便脱口而出。“好!我会支持你!”维益微笑着,向他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另外,我还听说你喜欢摄影,我专门给你带了点照片来。”问完那个问题,维益绝口不提合作的事,而是拿出了一大摞美国西部的美景和牛仔图片,把罗红看得面红心热。“我请你去美国西部玩,顺便参观一下我们总部,行吗?”老头子微笑着盯着罗红,抛了一条超级诱人的橄榄枝。
图片
 
     “我一个人不去,要去也要把我的团队带上,自费都行!”罗红这时也顾不上客套,他的心早就飞去了美国西部。再次令他没想到的是,维益居然愿意出资请他们一行八个人一起过去。所到之地,罗红一行都是享受最高规格的待遇。维益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维益公司付出的成本如此之高,要卖多少奶油给好利来才赚得回去呢?
多年后罗红开玩笑说,自己当初是被维益老头连哄带蒙地“骗”去了美国。他不得不佩服这家500强企业的战略眼光,在他们眼里,10年以上的战略才叫战略。10年之后,维益奶油在行业标杆好利来的带动下,早已卖遍了华夏大地。
     美国人生意感情两不误。为了帮助罗红尽快实现梦想,维益还专门派出了亚太地区总裁到沈阳来给他上课,传授他大企业管理之道,核心原则是:一个人最多只能管七个人。而在当时,罗红像八爪鱼一样拥有“超能力”——连制作师傅给蛋糕换个雕花,都需要他签字。这几节课,可以说彻底地让罗红醍醐灌顶。
     维益逝世前一年,再次来到中国。罗红举家从北京赶到上海相见,老人请一家人吃了一顿饭。之前他知道罗红爱上了打高尔夫,他还伸出手和罗红比了比手的大小,回美国后就按罗红的手大小定做了一副高球器具,包括手套,一并寄来,并附上了一张终身会员卡。罗红只要到了美国领土,他的私人飞机就会接他去任何球场打球。
图片
     第二年,维益过世了,可罗红和维益的关系却早已超越了战略合作伙伴。好利来一直使用维益的奶油,即便是维益的专利权已经过了保护期,国外很多生产同类奶油但价格更便宜的企业找到罗红,他也从未动心。“除了价格,还有品质,还有放心程度。”罗红说。
     这显得有点牵强,至少并不完全,因为在他心中,自己通过维益还认识了一个生命的真理:没有永恒的利益,但有永恒的朋友。
     别了,生死1999
     1998年到1999年,罗红从苏州肯德基请来好利来历史上第一个“空降兵”,出任总经理,掀起内部改革。
     改革以惨败而告终:5个副总全部走光,甚至包括跟罗红关系最亲密的二哥。整个企业几乎引发了一场暴动。这个结果给罗红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就像柳传志所说,企业变革要拐大弯,不能拐急弯,但一定要拐弯。
     总经理只好被迫离开——药下猛了,群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但罗红至今和他保持着私人的关系,他认为其实大家都有美好的想法,只不过方法出了问题。
     也是1999年,好利来的经营同时陷入另一个生死存亡的边缘。由于习俗的原因,东北人觉得1999年不吉利,那一年都不过生日不结婚,蛋糕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如果不裁员,罗红支撑不了一个月。
    
图片 所幸危难之中,罗红显示了高超的运作技巧。
     面对前一个大难关,他在“空降兵”离开之后,立即把以前的副总都一一请了回来。局面稳定下来,罗红脱出身来设计了一个机制:把好利来全国市场分为5个大区,让副总们退出集团管理层,各管一个大区,并持有大区股份。这是一个人人欢喜个个叫好的体制,几位“公司老臣”热情高涨,一年后好利来蛋糕店翻了一番,超过200家。
     从航空母舰转变为联合舰队,减少了管理的层级,极大地激励了核心层,提高了好利来的灵活性与应变能力。这一次巨大的改变完成了好利来历史上最具意义的凤凰涅槃,并给好利来注入了新的动力。饼店业由于劳动密集型与技术手工化的行业特点,决定了其管理的复杂性。如今,很多资金与技术实力雄厚的海外同行在困扰于跨地域管理难题时,罗红已将撒遍大江南北的700多家连锁店打理得井井有条。
     罗红说,认识到自己只是个创业者,企业做大做强,需要更专业的人才,算是他从创业者到企业家质的飞跃。“空降兵”事件不但没给罗红在引进外来人才这条路上投下阴影,反而让他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管理能力不够了,要腾出空间来,给新人更好的土壤。“创业者感性,创业初期需要激情和感性,但做大就需要理性。而职业经理人更专业,更理性。”
     好利来开始全国大规模地招聘中层干部,建立一个管理人员的造血系统。
     随后,罗红定下企业文化价值观第一条——品德比才华更重要。心不正,就没有好产品,做食品尤其重要。一个人能力强,但品德不好,只能算是危险人物。这个原则跟他当初留心不留人是一样的。
     面对1999年的经营风险,罗红忍痛裁员800人。裁员大会上,罗红在台上带头痛哭。他对着台下和他一起抹眼泪的员工们说:“大家如果觉得好利来在你们的生命中很重要,公司愿每个月发你们300元生活费,等我们把难关挺过去,你们再回来!”
     这一年虽然经营压力空前,但他仍然坚持兑现承诺。随后事件演绎成世界企业史上都不可多见的奇观:2000年生意转好,离开的800名员工整整回来了784个。
图片
   月饼啊月饼
     食品业谁不怕危机?罗红!
因为他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危机常常就是转机。
     而且他相信,人不走夜路必不致撞鬼。2001年,好利来正是趁着几乎令整个月饼行业全军覆没的陈馅丑闻,斥巨资进军月饼市场,并于次年拿下全国销售冠军,成为中国烘焙食品行业蛋糕与月饼的双冠之王。
     早在1997年,罗红就开始在好利来蛋糕店里卖月饼。他所生产的都是高档月饼,也正因为少了无数中间环节,能够从容地提高生产成本,好利来月饼品质一流。但由于罗红坚决不允许添加防腐剂,高档月饼很难保存,一直没想到好办法的他,也就一直小打小闹,不敢放开手脚。
     有一次,中秋节过后还剩价值12万元的月饼没有卖掉。员工提议可以把月饼打碎做成糕点,由于还没过保质期,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但罗红认为这样显然不能有很高的品质保证,他做了一个决定:把12万元的月饼倒入黄河喂鱼。月饼整整装满了三卡车,很多市民都驻足围观,扼腕叹息。后来,成为环保主义者的罗红反思这次事件,后悔不已——怎能为了不有损于人而去有损大自然呢!
     一个偶然事件,让罗红下定决心投巨资出击月饼市场。
     2000年,罗红和成都某知名月饼企业老板聊天,想向他们取经。对方问罗红:“罗总,你们的月饼卖不完的怎么办?”“销毁啊,还能怎么办?”罗红回答得非常干脆,正因为他一直没想到提高月饼保存期的办法,所以不敢生产多了。“你不会真的这样做吧?”对方表示了极度的怀疑。“千真万确,不然你们是怎么做的?”罗红非常好奇。可那人接下来的回答却吓了他一大跳:“冷冻起来,来年再卖!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啊。”
图片
     “好家伙,你们真敢做这样的事啊!”罗红当时心想,“不是不报,时候没到。”他迅速召集人马资金,投入3000万元在沈阳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月饼工厂。
     罗红有一个观点:食品行业关系到消费者的健康与安全,其实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任何一点在品质方面的疏忽与大意,都可能将长期辛勤累积的品牌与消费者的信任毁于一旦。要树立一个品牌很难,要摧毁一个品牌却太容易。因此,品牌是要靠持续稳定的高品质来支撑,企业越大,越是丝毫不得懈怠。而要想真正安全,就必须在硬件与人才方面大投入,用高标准求得低风险。
     2000年,罗红的月饼工厂竣工,请国家技术监督局的人来参观。他们参观完纷纷赞叹不已:“还没有见过哪家糕点厂生产车间地上没有水和油,这里干净得跟你的连锁店一样。”“很遗憾,这间工厂马上要被推倒重建了。”罗红的话令大家跌破眼镜。
     因为真正的卫生专家在摇头:“要想做到一流标准,连进入车间的空气都要经过过滤!”
     罗红问专家,可不可以改,对方说,当然可以,不过只有推倒重建才能100%的合格。就是这句“不过”,3000万的工厂被推倒了,他又花了6000万,引进国际上最先进的空气净化器,新建了一个完全符合无菌标准的工厂,里面甚至设有专门的透明参观通道。
     还没正式进军月饼市场,就在硬件上砸进去9000万。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这边工厂刚刚建好,那边行业陈馅丑闻爆发,罗红立即下令开足马力生产:“当消费者成为惊弓之鸟,什么月饼能够给他品质上的信任感,什么月饼就畅销。好利来有这样的品牌信誉度。”
     这一年的好利来月饼在市场一销而空;随后,罗红又投入1.2亿在北京建了一个更大的工厂。次年,销售额轻轻松松超过五个亿。幸运的罗红不仅赢了市场,更赢得了每一个好利来人的敬重。
图片
    不谈生意谈生活
     在中国的企业家当中,罗红是最懂得平衡生活的人之一。养马、养鱼、摄影、高尔夫样样精通,40岁的身体心脏,20岁的生活情怀。他说,如果问一个欧洲企业家,怎样看待日本企业家的工作精神,回答一定是:“非常值得尊敬。”再追问,你们愿意这样吗?回答一定是:“NO,绝不!”
     罗红认为,人在世界上很短暂,几十年一过人在天堂,钱在银行,所以不能太看重钱。相比之下,把事业做好很重要,而让生命丰富和有价值更重要。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回家忙不迭兴奋地跟妻子说:“老婆,我今年行大运了,终于遇到了一个梦寐以求、可以委以重任的人才了!”
     如今,这位“接班人”已经接过了罗红的班成为总经理。“2008年全国开千家店的责任就是他的了。”罗红笑得有点得意,也有点坏。早在9年前被维益老头“骗”去美国西部后,罗红就再次拿起了自己的照相机。这下他可以放放心心地当个“不称职的老板”,去实现自己的摄影梦了。
     现在,罗红在中国摄影界的名气丝毫不比他在烘焙业的低。为了摄影,罗红常去一些人们视为畏途的地方,比如珠峰、阿里等,甚至十四进非洲。很多之前不知道好利来的人,都是通过挂在北京地铁站,罗红拍的非洲风景照片认识这家企业的。
     因为地铁摄影展,罗红还意外地获得了他做梦也想象不到的机会。中国驻联合国环境署代表郭崇立回北京期间,在地铁里看到罗红的摄影作品,他为有中国人能将非洲风光拍得如此动人而感到吃惊,并记住了罗红这个名字。当他回到他在肯尼亚的办公室后,便打电话查询罗红是何许人。最终,一纸邀请传真发到了罗红的办公室,邀请他参加2006年6月5日联合国“世界环境日”活动,并在会后举办一次《地球·我们的家园》个人摄影展。
     正是这次摄影展将罗红推向了40年来人生体验的最高点。一个从四川山区里走出来的男人,站在联合国讲坛上,采用家乡四川话发表演讲。他是第一个在联合国举办个人摄影展的人,也成了第一个以私人名义捐出1000万元资助非洲环保的个人。
     罗红经常把骨干和副总们带进大山甚至带去非洲,边旅游边摄影,2006年甚至组织了一个80人的优秀员工团队去非洲旅游。所谓宁静生智慧——罗红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一个人在浮躁的办公室,拍桌子打板凳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当徜徉在大自然的神秘、辽阔与安宁中,常常轻易地就得到了解决。
图片
     除了摄影,罗红另外一个爱好就是马术,他还在北京专门建立了一个马场,现在经常骑马跳障碍——一项危险的运动。罗红说,现在好利来发展得越来越大了,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带兵打仗”,享受攻城掠地的感觉了,只有在马背上,才能体会到那种初创阶段的拼搏精神,这种激情正是他始终不愿放弃的。
     罗红的妻子亲热地叫他“村长”,他则称妻子“书记”或“领导”,因为书记比村长大。创业的时候,没时间陪夫人,两个孩子出生都没在身边。2006年“十大时尚先生”颁奖,当选了的罗红没有参加。他说,时尚先生有十个,妻子只有一个,他当时陪妻子去加拿大休息了。现在一有时间,遇到天气好的时候,罗红就会问夫人:“领导,去不去爬香山?”“村长,要得!”那时那景,那种巨大幸福是他在事业的征战中不能体会的。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全国各地的土特产和特色介绍
◆推荐资讯
人工智能机器人不只会屠杀人类
人工智能机器人不只会
我的家
我的家
历史上的父子宰相
历史上的父子宰相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